首頁 > 八卦談 > 在戀愛喜劇里與男性友人二人幸終(誤),評《喜歡本大爺的竟然就你一個?》

在戀愛喜劇里與男性友人二人幸終(誤),評《喜歡本大爺的竟然就你一個?》

八卦談 作者:[db:作者] ? 2020-02-06 05:05:24
本文作者:熊騰浩序、看本大爺的就你一個?《喜歡本大爺的竟然就你一個?》(《俺を好きなのはお前だけかよ》,下稱《本大爺》)是由輕小說作家駱駝創作、ブリキ擔任插畫、電擊文庫出版的輕小說系列。這部作品曾斬獲第22屆電擊小說大獎“金賞”,當時的作品標題是《壊れたジョーロは使えない(壞掉的花灑就不能用了)》,暗示了這部作品的男主角如月雨露(下稱花灑)悲慘的工具人命運(誤),同名改編動畫正在熱播。QQ截圖20200205133451.jpg在國內談到《本大爺》,大部分一般通過路人的印象應該是“男主角是工具人”和“舔狗到最后一無所有”,而小部分輕小說讀者基本是吹爆或噴爆的兩極分化,很難找到第三種評價。但是《本大爺》依舊以出版十卷以上的實力迎來了動畫化,需要說明的是,《本大爺》在電擊文庫中賣得不能算好,之所以能順利動畫化,還能有不錯的制作質量,大概跟《本大爺》的責編是三木一馬脫不開關系。那么作為一部(至少看起來)較為傳統的戀愛喜劇,《本大爺》究竟有什么能耐能在一大批主流異世界作品中脫穎而出?又是什么原因使讀者們對《本大爺》的看法產生嚴重的兩極分化?的這篇文章將對此進行解析。一、本大爺的開局要劍走偏鋒如何將美少女和男主角聯系到一起是校園系戀愛喜劇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大部分作品將解決問題的關鍵放在天降系角色(我們姑且將她稱為女主角)身上,通過天降把男主角拖入詭異發展里,從而打破青梅竹馬和學姐學妹姐姐妹妹們(我們姑且將她們稱為原生家庭)的歲月靜好,剩下的就是主場作戰怎么輸?這類作品聯系角色的邏輯鏈條是女主角——男主角——男主角的原生家庭們——剩下的天降系角色。它們是先有了男主角和女主角綁定,再有了男主角已綁定的女角色們和女主角進行連接,最后在事件的發展中加入其他的天降女性角色。在這類作品中,不同的女主角的地位是不同的:天降系角色們各自為營,目標是將男主角徹底拉入自己的世界線,原生家庭們團結一致,目標是將男主角拉回女主角還沒出現時的歲月靜好。那為什么女主角能打勝仗?因為她們掌握首輪天降的優勢,有著推動事件的最優先級,其他的女性角色本質上是女主角——男主角這一核心事件中的配角。在這類作品之外,有輕小說家創造了另一種開局:通過一些共同的目的(比如需要一個假的男朋友當擋箭牌),作品中所有的女主角同時與男主角連接。她們本身隸屬于男主角的原生家庭,然后又是作品的首輪天降角色,基本上共享拖動故事發展的權利。這類作品的代表就是走在戀愛喜劇最前沿的MF文庫J出版的《修羅場戀人》(岸杯也著,又譯《修羅場之戀》,下稱《修羅場》),在這類作品中聯系角色的邏輯鏈條則是男主角——女主角們——剩下的天降系角色,事件在男主角和女主角們之中展開。但《修羅場》有著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真女主角星川早少女與其他的兩位女主角地位幾乎平等,除了一個真實天降系之外找不到一個決定性的羈絆來讓她完勝另外兩位女主角。QQ截圖20200205133606.jpg那么回到《本大爺》上來,駱駝選擇了后者,在沿用岸杯也成功經驗的基礎上,駱駝對上述缺點進行了優化——他在真女主角三色院堇子(下稱三色堇)和男主角花灑之間添加了“僅兩人可知的秘密”這一個老掉牙但有用的羈絆,從而將這類開局帶上了一個新的高度,角色之間的聯系依舊是男主角——女主角們——剩下的天降系角色,但是在男女主角之間又埋藏了一條僅自己可見的暗線,這條暗線隨時可以被拉到臺前來,從而拉開三色堇與其她女主角的差距。你以為這樣的創新只是結束?不,創新才剛剛開始。二、本大爺的人設要與眾不同除了少部分本身就是寫一卷完的作家,戀愛喜劇作家們面臨的第二個問題是怎么將男女主角們的關系控制在友人以上戀人未滿,并且要保持向戀人目標的可持續發展,一個常見的寫法是通過不斷提升各個女主角的好感度,通過不斷維護更新戀人達成的所需好感度,使它在作品完結(腰斬)前一直保持在第一女主角好感度以上。達成這種寫法的首要條件是我們需要一個不到最后都不選人的遲鈍型或者裝遲鈍型男主角,還需要所有——至少大部分的女主角告白好感度閾值不斷上升,這類手法自戀愛這一題材誕生之時便經久不衰。當然,它的優缺點也非常明顯:前輩的尸體也好雕塑也好都已經鋪滿了這條道路,避開尸體去學習那些成功的作品,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寫法比較容易寫到中規中矩的水平。但問題就是中規中矩的水平隨著相同類型的作品越出越多就會變得越來越乏味,讀者的心態也會從第一次看到的揪心慢慢轉變成諸如“A上去就贏了為什么不A這一下”的煩躁,到最后這類作品對作者的好感度把控水平要求只會越來越苛刻,要讓女角色們不A上去,更要讓女角色們有理有據地不A上去,這就不是一般作者可以做到的了。QQ截圖20200205133630.jpg駱駝深知自己寫老套路把控不住劇情(這點我們待會會講到),于是他又改了一種寫法,他不僅不讓男主角走遲鈍型的老路,他還解鎖了所有女主角的攻擊限制,這樣一來,把控好感度的重擔就全部壓在了花灑身上。單女主角甩直球的操作大家可能都見得多了,但是駱駝這一手所有女主角甩直球實屬罕見,如上文所說,這部作品的戀愛劇情發展重擔就全部壓在了男主角的身上,現在讀者不需要擔心哪個女主角先去送死了,需要擔心的是男主角究竟選誰。選誰這一個戀愛喜劇永恒的話題一般出現在劇末,放到故事的開頭我們甚至不能用傳統的那幾種男主角。那么現在我們需要一個在所有女性角色好感度點滿的情況下繼續發展戀愛喜劇劇情的男人,也就是說,他的選擇按鈕全是灰色的,并且他需要繼續維持甚至升高所有女性角色的好感度,與此同時他最好還可以再攻略幾個零好感度甚至負好感度的女主角達到拉長戰線的作用,除開美少女文庫,輕小說界有沒有這樣的男性角色?你想的沒錯,在漫長的輕小說歷史中,曾經有過這么一個男人,在戀愛喜劇的歷史上閃閃發光,嘲笑著所有模仿卻無法超越的后輩們,他以達成所有人都幸福的世界為己任,以將所有喜歡的美少女收入后宮為夢想,讓我們大聲喊出他的名字,碧陽學園學生會的傳奇副會長——杉——崎——鍵!駱駝在杉崎鍵的基礎上加了個街頭混混屬性構成了花灑,這一點決定了《碧陽學園學生會議事錄》(下稱《碧陽》)與《本大爺》的不同?!侗剃枴纷吡藷o主線純搞笑的路子,而花灑的街頭混混屬性引出了《本大爺》的主線,也就是基友大賀太陽(下稱太陽)反目再攻略劇情,這一點是《本大爺》的創新,但也成為了《本大爺》最大的隱患。三、本大爺的主角要選擇基友雖然這個操作很是少見,但是將基友線作為戀愛喜劇的主線并不是不行,只要基友變成妹子就好(伊達康《死黨角色很難當嗎?》),或者基友會不斷給你帶新的妹子并且基友線的確值得一書(野村美月《光在地球之時》),《本大爺》的基友線兩者都不是,但這個基友線用出來的確是《本大爺》的神來之筆?!侗敬鬆敗返幕丫€是怎么引出來的呢?是在作者給你帶妹子的時候,妹子給你引出來的:三色堇和椿喜歡上你是因為你去看了基友的比賽,向日葵和波斯菊找你幫忙攻略其他男人是因為她們去看了基友的比賽。也就是說,《本大爺》的基友線將原本男主角——女主角的邏輯鏈條硬生生掰成了男主角——基友——女主角,故事的主線不是靠任何一個女性角色推動,而是靠一個男人,一個曾和男主角反目的男人去推動的。QQ截圖20200205133651.jpg我們真的需要一個為好朋友比賽加油的事件將男女主角們聯系到一起嗎?并不需要,我們可以將這個好朋友比賽的事件換成任意一個可以把所有女主角放到觀測點的事件。老套一點就雨中撿妹子或者撿個貓,新潮一點就雨中撿貓的時候被妹子撿,總之我們有很多方法去將所有的角色混到一起,但是為什么駱駝偏偏選了基友線?想不到雨中撿妹子是不可能的,需要基友的比賽來引出所有女主角喜歡上基友所以找花灑幫忙攻略更是無稽之談,唯一的解釋就是駱駝想要這么做。為什么?首先,把太陽作為主線,花灑不對女主角進行選擇就有了理由,因為有著更重要的人在前面,雖然這一般是女生用的,但是“在他打進甲子園前我不想戀愛”放在男人身上也不是不可以。與此同時,比賽這一個場景引出的必然是另一群學校和另一群人,也就是說后面的可攻略角色有了出場的合理理由。上述理由雖然用別的操作也能做到,但是有了基友線我們還可以在不需要其它事件的同時解決“校園系”這個舞臺下另一個重點——故事角色們的成長?;⒑吞柕某砷L自不用說,女性角色的成長也可以在變心中一并解決,這一手比起每個女主角都開一卷單人線要高明得多。四、本大爺的女主角要混沌邪惡《本大爺》的一大亮點是女主角三色院堇子,毒舌系女主角挺好寫的,拋完直球之后一直和男主角貼貼的女主角也挺好寫的,把這倆合在一起就是個混沌邪惡了,我們先不討論這個混沌邪惡女主角的受接受程度,先來看一下駱駝三色堇的塑造。三色堇的兩個屬性單獨拿出來都是鮮明到可以直接作為主萌點的強大屬性,本身就自帶對其他主萌點屬性的排斥,更何況這倆屬性還有著極強的對立性:毒舌本身要求角色在表面上對男主的貶低,營造一種“只有我能收留你了”的氣氛最后順利轉職傲嬌,但是在女主角盡力營造這種氣氛之下還要讓她不斷地投直球求貼貼,這種畫風的角色要怎么處理,在前人的作品中我們是找不到方法的。駱駝的解決辦法十分巧妙,他讓三色堇選中花灑“喜歡她卻不接受她”這一點展開攻擊,毒舌和貼貼屬性的融合問題便迎刃而解。也就是說,三色堇的萌點依舊選在倒追花灑這邊,但是毒舌屬性沒有絲毫的削弱,只是在接受了三色堇貼貼花灑的前提下,我們就可以把三色堇對花灑的攻擊轉換成戀愛中少女的幽怨,是在不變更自身性格的立場之上的用盡全力拉近花灑與自己的距離。QQ截圖20200205133711.jpg可惜的是,三色堇寫得好反向對比出其他的女主角的描寫過于單調:元氣系幼馴染,純情系學姐,神出鬼沒的校報記者,這三位早期的主要角色模板化太過嚴重,嚴重到寫她們只需要花灑的一個“XX系碧池”就完全概括了萌點,駱駝的描寫不像是在塑造向日葵、波斯菊和翌檜,反倒是拿著一個萌屬性百科在要求著這些角色按部就班地發展。后面的兩卷個人線路更是如此,只需要一句“花灑攻略了元氣幼馴染”,人工智能都能給你填滿這一卷。五、本大爺的雷點要清麗脫俗新潮的開局、罕見的人設、全能的主線劇情,坐擁這一切的《本大爺》沒有理由不在戀愛喜劇這個龐大的用戶群中取得成功,但是僅僅是各種可能有些出格的創新部分并不能解釋《本大爺》評價的兩極分化,究竟為什么《本大爺》在國內有著如此多的忠實噴爆讀者,原因出在駱駝本人身上?!侗敬鬆敗返拈_局并沒有太多值得一書的失誤,但是駱駝想要體現花灑的“本大爺”人設用力過了度,不知道是實力不足還是太想創新,駱駝通篇的大白話描寫和可以說是粗俗的內心獨白硬是把花灑從大雄變成了胖虎,從“我想要前往大家都幸福的世界”變成了“恁們這些龜兒子都要給老子幸福嗷”?;⒌臏厝岷退拇肢E并沒有被駱駝好好地整合到一起,反倒更像是作為兩個角色來寫,帶來的問題就是在同一個場景之中不會也不能出現性格轉換,因為駱駝根本沒有辦法平滑地做到這一點。在《本大爺》中,花灑的性格是跟隨劇情的改變而改變的,這也就決定了《本大爺》的劇情相互之間有著割裂,花灑這個唯一會改變性格的角色卻不能通過改變性格去推動劇情,那我們設置兩個性格的目的在于什么呢?不僅如此,花灑作為戀愛喜劇的男主角卻帶有其他作品中出場就被秒殺甚至連洗白都沒有機會的小混混的全部特質,毫不夸張地說,在他身上根本找不到可以攻略女主角們的知識點,全是盲區。但是不僅僅是塑造完成度最高的三色堇,其他女主角對于拉近男主角和自己的距離也出了全力,只有花灑的一句我全都要拼死把劇情不往選一個女生然后快樂完結的方向帶。換句話說,全書只有花灑撐起來拉長劇情的任務,任務完成得好無傷大雅,完成的不好只能導致口碑崩盤。駱駝的水平明顯沒法讓花灑一個人拉住劇情,粗獷的人設甚至還是個扣分點,可這還只是個開始,粗獷不僅體現在花灑這一個角色中,所有的旁白,甚至是女主角們的臺詞都沾染了這段風氣。依靠著花灑、女主角們和旁白的努力,《本大爺》的行文風格相較于一般的輕小說要更加粗獷,這導致《本大爺》的閱讀體驗不像在看高中生們的戀愛喜劇,倒是更貼近街頭混混的愛恨情仇。QQ截圖20200205133736.jpg在此基礎上,太陽這一條劇情線更是體現了駱駝的水平不足。的確,選擇男主角——男配角為核心的故事線索可以做到男主角——女主角為核心的故事做不到的事情,但是無論作者使用哪一種核心作為故事的主線,他要做的事情都是把這個故事寫好??神橊劯闪耸裁茨?,他在一開始就把太陽塑造成了一個表面兄弟形象,因為嫉妒花灑所以要破壞他的青春,結果隨著花灑對太陽的攻略進度不斷增加,太陽的嫉妒被洗成了對可以展露混混本性花灑的羨慕和憧憬——但是太陽依舊要選擇站在花灑的對立面。這個劇情爛的巧妙,讓我一時間不知道駱駝是真的不行、還是想要諷刺那些因為女主角可愛所以就原諒甚至追求她們的傲嬌屬性的讀者們。結語、本大爺只能一條道走到黑在第一卷的開拓性開局之后,《本大爺》沒有辦法把這個開拓性的開局堅持下去,我們把視線放回《修羅場》,做假男友幫妹子當擋箭牌這一點岸杯也并沒有只用在第一卷,在后面與三位女主角的相遇中也各有應用?!缎蘖_場》的開局決定了攤牌之時就是完結之日,所以創新性的開局可以一直沿用到最后,但是駱駝選擇了一開始就攤牌,到了第一卷結束所有女主角就已經知根知底,那《修羅場》的路子是走不了了。這里最詭異的操作就是駱駝選擇走回傳統戀愛喜劇的老路子,也就是幾個單卷開一遍現有女主角的個人線路然后回歸正宮線路推進劇情并增加新的妹子,這一手操作是非常迷的,效果不亞于前期戰士打出優勢突然又轉職法師,只能說是出書必須考慮一卷腰斬的現實束縛住了駱駝吧。我們必須認可駱駝在《本大爺》中做出的創新,畢竟當攻擊力不夠的時候選一點基礎傷害高的技能也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但是駱駝的水平像是攻擊沒點物穿也沒做還不會走位卻偏要去打ADC一樣,QWERDF全按完展示了一遍全新的技能特效就準備退場了。駱駝的硬實力不足導致《本大爺》只能止步于“有一定新意的戀愛喜劇”而難以上沖,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屋久悠樹(《弱角友崎同學》)剛出道就是高起點,駱駝在盡自己所能地寫出了一部質量尚可甚至有部分出彩的戀愛喜劇。那么在他寫作技巧成熟的時候,突出的創新能力會給戀愛喜劇帶來些什么新的沖擊,不也非常值得期待嗎?
99770漫畫-免費在線漫畫網-漫畫大全-漫畫下載-搜漫畫漫畫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
j斗地主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