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八卦談 >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4

【同人】俺妹同人黑貓線——《終末的圓舞曲》4

八卦談 作者:[db:作者] ? 2020-03-11 05:06:59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終末的圓舞曲4 作者:MrGrezy 終末的圓舞曲1 終末的圓舞曲2 終末的圓舞曲3 【14】悠遠的謝幕歌 「原來遇上了那種事情嗎?」 「嗯」 「誒...現在的社會可真是...」 悄悄聽著母親和黑貓之間的對話,我稍微地安下心來。 要說現在是什么情況的話,其實說來話長了... 當時,我從黑貓家里出來時,正好撞見的押解犯人上車的父親,還有一隊全副武裝的警察。 后來我才知道,父親在回家之前,已經抽調的附近的一支警隊,打算在晚上就把那個人抓捕。而我當時太過于著急,還沒等了解實情就已經沖了出去,然后陰差陽錯地,在借三浦學長的車時,落下了關鍵的手機。 我終于明白當時為什么他會在我身后喊我了。 不過萬幸的是,我的魯莽行為并沒有觸發什么即死劇情。父親聯系不上我,就提前了任務的時間。 也就是說,當我還在黑貓的家里時,警察已經撞開的隔壁的大門,揪出了那個窺視黑貓的家伙。 后來就如我剛才所說,父親一籌莫展思考我到底跑到哪里去的時候,我變魔術一般的從隔壁出現,身后還跟著黑貓。 我永遠忘不了父親那種驚訝的眼神。 好在多年的辦案經驗使我的父親是個理性大于感性的人。他簡要地問了我們幾個問題,而我做賊心虛般地如實回答。 其實那大部分都是些平常的問題,唯有其中的一個,幾乎讓接下來的事件改變了發展方向。 「你的監護人在家嗎?我想找他們談談?!? 「不,不在家。家父家母最近因為出差去了北海道?,F在只有我和兩個妹妹在家?!? 「嗯...」 然后父親就陷入了思考的沉默,但是沒過一會就重新做出了驚人的發言。 「行,那你暫時來我們家住好了?!? 他沒有說明這么做的原因,也并不解釋這么做的目的。但是他比鋼鐵還堅硬的目光告訴我們,反抗是不可能的。 說實話,這讓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同時,這也開始讓我懷疑父親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對,從一開始就知道了。那些帖子里面有無數黑貓的映像,他不可能視而不見。 這下子似乎完全無法蒙混過去了。 但是,為什么父親他還能保持那種不知情的樣子? 我深吸了一口氣,目送著閃爍的警燈離去。 然后,就成了現在的狀況。 寬敞的客廳里,只有黑貓,母親和我。她們親密地聊著天,就像是好久不見的老友重逢一樣。 黑貓坐在了原來桐乃的位子上,就在我的右手邊。母親她獨自坐在我們的對面。 日向和珠希已經被安置到母親的房間,現在估計已經睡著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去,這樣的閑談進行了將近一個小時。 我打了個哈欠,看著逐漸向12這個數字靠近的時針。 這種被冷落的感覺...令我有點不適。 「咔噠咔噠」 我聽見了沉重的開門,接著是一連串走向客廳的腳步。 我挺直了腰,突然不知道該以怎么樣的姿態面對。 黑貓她們則是停止了閑聊,共同看向客廳的門。 「我回來了」 父親退開了門,身上穿的還是那一身警服。 「你怎么這么慢,客人都等了好久了」 母親像往常那樣笑著抱怨父親,而他只是小聲地說了幾句「明明我有要緊的...」之類的話,便走向了老位子。 這時候,黑貓她卻突然站了起來,兩腿因為緊張而在發抖。 「非常感謝您的幫助。要不是...」 黑貓顯然是醞釀了很久的,從她努力把每一個字說好就可以看得出來。 母親和我相視一笑。 「這是我們警察的責任,不必多謝?!? 父親倒不是很在意,朝黑貓擺了擺手,扶她坐下了。 整個過程中我并沒有發言,因為實在不知道應該怎么說。 父親入座了,但是嚴厲的目光此時已經向我襲來。我感覺到,一場家庭會議在所難免。 「京介,你說的那個人我們已經逮捕了,估計明天就可以判罪?!? 「啊...好,謝謝老爹」 「先別急著謝,我還有事情要問你?!? 果然不出所料,這個辦案經驗豐富的男人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個嫌疑犯。 雖然我們并沒有犯罪就是了。 「嗯...」 「其實那個被騷擾的人,并不是你吧?」 「如您所言?!? 「也是。畢竟我看到錄像帶里面,是個可愛的女...咳,正常的女性?!? 母親瞪了父親一眼,剛剛似乎掐了他一下。 我很好奇此時黑貓的反應,便偷偷看了一眼,發現此時黑貓正遮著嘴不好意思地微笑。 黑貓似乎察覺了我的視線,歪過頭疑惑地看著我。 我聳了聳肩,我回應了一個尷尬的笑。 「那你之前為什么要撒謊?」 注意力回到桌子上,我發現自己無法給出合理的回答。 但是當時的我真的沒有想那么多,只是單純地不想讓他知道這件事情。 「對不起...我無法解釋清楚...但我可以保證,這里面絕對沒有不良的動機?!? 「...」 父親擰起眉毛,讓他原來就殺氣騰騰的臉變得更加威懾。 我緊張地咽了口水。 「好吧,既然你不想解釋,那就算了?!? 「嗯」 「但是,這個這個女孩...」 「叫五更瑠璃啦..」 母親在一旁小聲地提醒。 「嗯,五更同學,和你是什么關系?」 雖然我早預料到他會這么問,但是真的等他問起來,我還是變得慌張起來,丟失了所有想好的答案。 黑貓在桌子下,扯了扯我的袖子。 前女友——這三個字就卡在我的喉嚨里,無法說出來。 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黑貓。她嘆了口氣,露出了「前輩你真是沒用」的表情。 「其實我是高坂前輩的...」 「哎呀,孩子他爸你還真是不解風情w」 聽見自己的話被打斷,黑貓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我也被嚇了一跳。 還有那個w是什么鬼。 「你是什么意思?」 「當然是那個,那個吧,對吧!」 盡管母親拼了命地使眼色,這種曖昧的說法也不會被父親接受。 我也不能接受...畢竟這已經是個過去式了。 「不對不對,別聽老媽講...其實我...」 黑貓這時又拉住了我的袖子。 我中斷了對話,不解地望著她。 但是她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解釋。 why? 她沒有回答,只是繼續興趣盎然地聽著我父母的對話。 我陷入了混亂,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父母那邊似乎已經達成共識,正看著靜止的我。 我尷尬地撓了撓頭。 「你這個...」 丟下了這半句話,父親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客廳。 我沒有看清他的表情,但是覺得父親充滿的憤怒。 母親則是一臉笑意地解釋說 「你爹似乎收到了很大的打擊喲w」 「我又不是他的女兒...」 母親聽見了這句話,敲了下我的頭。 「這和性別可無關吶。對了,時間不早了,你的妹妹今晚就和我睡吧?!? 黑貓似乎已經完全信任了母親,點了點頭。 「萬分感謝!」 說著就離開了客廳。 這有什么好謝的...等等 桐乃不會就是遺傳你這個家伙的吧?! 我搖了搖頭,甩掉了這些有的沒的思緒。 現在,我還有其他的事情想問問黑貓。 「黑貓?」 「嗯...怎么了,哥哥?」 「剛才啊...」 客廳門把手再次傳來被擰開的聲音。 不知道是父親還是母親。 然而當我和黑貓雙雙轉頭過去時,從門后邊走出來的,是一個褐色頭發的少女。 是桐乃。 【15】深夜的「來訪者」 看到我們兩個,她并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 倒不如說,平靜得不能再平靜,就像我們不存在似的。 「喲...喲,桐乃」 我姑且算是打了聲招呼,但是那一頭卻沒有什么回應。 被無視了嗎...原來。 雖然說我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感覺,但是現在被這樣對待,總還是覺得有點難受。 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黑貓,但是此時她已經背對著大門了。 桐乃小聲地「嘖」了一下,走向了房間另一頭的冰箱。 期間沒有任何應該有的互動,或者說反應。我看著她打開了冰箱的門,在里面摸索。 按理來說這并沒有什么,黑貓也只是和我一樣安靜地看著??諘绲目蛷d此時卻被瓶罐碰撞的聲音填滿。 這種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感覺是怎么一回事。 總不可能是因為黑貓吧... 雖說我和黑貓剛分手不久,她忽然就這樣草率的出現在我的家中,顯得有點奇怪。 但是這也并非是我的想法。 啊,我并沒有推脫責任的意思,更不代表我不歡迎其中的任何一方。 但是這樣子的氣氛,確實是我沒有預料到的。 正當我這么思考的時候,桐乃已經拿出了兩罐飲料走了過來。 兩罐? 她徑直地靠近桌子,然后將其中的一罐擺在了黑貓的面前。 原來一開始就把我排除在外了嗎?! 桐乃似乎發現了我無聲的抗議,回敬了一個不遜色與老爸的恐怖眼神。 「要 喝 自 己 去」 那個眼神是這么說的。 「......」 面對這種情況我有兩種選擇,但是現在很顯然我要選擇其中比較懈怠的一種。 黑貓呢,輕輕地說了聲「謝謝...」便小心拉開了拉環。 她們兩個持續享受著冷藏好的飲料,將口干舌燥的我丟在一旁。 說起來,我有件事情很在意... 之前在秋葉原的事。 「那個,桐乃?」 「嘖,有什么事情嗎。如果你還是想問飲料的事情的話,我勸你最好還是放棄吧?!? 看來剛剛那個眼神的解讀并沒有錯。 我重新調整了姿態。 「今天...不,是昨天。你一整天都去哪里了?」 「...不關你事?!? 果然,不直接一點,這家伙不會那么輕易吐露實情。 「那天其實剛好我也在秋葉原...」 桐乃聽見我加重語氣的「秋葉原」三個字,似乎被飲料嗆到,猛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 「喂,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你有話快講」 桐乃迅速地恢復了,但是表情還是有點抽搐。 「那好。然后那天,我在一家店里面,看見了你和...」 「STOPPPPPPP!」 好痛! 臉部傳來了劇烈的疼痛,有什么冰冷的金屬物砸了過來,硬生生地把「男朋友」這三個字砸回了喉嚨。 「你干什么啊!飲料應該不是這么使用的吧!」 「哈啊?還不是因為你...因為你突然說這些多余的話?變態!」 「啥?那明明只是我單方面看見的事情,你也用不著反應這么大吧!」 「所以說,那個人并不是...并不是我的...對!那個是我的經紀人啦!經紀人!」 「我可沒見過會和經紀人那么親密的藝人?!? 「很常見的吧!經紀人..和藝人...」 「停!你知道你要說什么嗎?給我向所有的經紀人道歉!」 桐乃此時已經漲紅了臉,但是這次和往常的生氣不同,她很明顯地少了一份理直氣壯和從容。 桐乃很明顯還想辯解什么,但是她已經無法好好組織語言了,只是瘋狂地揮動著手。 「我..我...哼!變態色魔死妹控!」 「這和我妹控有什么關系!還有,不要逃避,給我好好...」 「無路賽!」 「我是想說你...」 「無路賽無路賽無路賽無路賽無路賽!」 「....」 「無路賽無路賽無路賽無路賽 X N 」 桐乃似乎失去了理智,變得和往常的形態大不相同。 我無可奈何的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不知道該怎么讓她冷靜下來。 不至于吧,我只是想問問啊,關于她男朋友的事情。 「無路賽...><」 只是問下,反應應該不用這么大吧。 行吧行吧,我明白了。 「抱歉啊..桐乃,就當我剛剛什么都沒說過吧?!? 「...」 桐乃依然默不作聲,但是恢復過來的她此時已經露出了平時那種高高在上的神情。 今天的桐乃...被掉包了吧。 現在,我反而有點在意桐乃為什么這么異常了。相比之下,男朋友這種事情顯得無關緊要起來。 之前那家伙有男朋友的時候,不是一副要昭告天下的樣子嗎。 雖說那是她找來假扮的...但我覺得還是說明了一些問題的。 首先,她為什么不肯承認這件事。 ...... ............. 沒有頭緒。 準確來說,是一點線索也沒有。 好吧,這種等級的推理對我來說還是太難了,你們應該不會責怪我吧。 我按了按因為吐槽過度而有點眩暈的頭,想結束這場鬧劇。 畢竟黑貓和我明天還要上課,日向珠希也需要安排。 「那個...不如各位早早..」 「Bitch小姐?」 黑貓突然打斷了我的話。 手中緊緊握著半空的易拉罐,不知為什么神情有點動搖。 虧你還能這么叫她啊... 「干嘛?」 居然承認了Σ(°Д°;! 「根據你和你笨蛋哥哥的話,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已經簽訂了額外的契約?」 「是又如何?」 黑貓那些晦澀的發言感染力很強,此時我也變得緊張起來。 「是愚神的禮贊,還是圣使的箴言?」 「后者?!? 桐乃什么時候可以駕馭這種等級的對話了? 然而這種神奇的氛圍...并不允許我插話。 就像是進行什么儀式一般,一問一答,似乎從一開始就設定好一樣。 「你終于選擇放棄了嗎,貝里爾?」 「對,我不需要了」 「可以表明原因嗎?」 「很簡單。我已經發現了我宿命的使徒,在上一世,他是我的坐騎?!? 這么悲慘的嗎? 還有,兩個家伙到底在說什么,聽得我云里霧里的。 「......」 黑貓死死盯著桐乃的臉,然而后者卻是不同于剛才那樣,一臉輕松地表情,似乎對黑貓的反應很滿意。 「那,如果你沒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話...」桐乃站起了身,似乎打算回房「我就先回去了?!? 不錯,雖然剛剛她們的話我一句也沒聽懂,但是這個提議正合我意。 那... 好痛! 庫索!桐乃這家伙,在路過我旁邊的時候,用盡全力的踢了我一腳。 「你這家伙??!」 然而當我轉過身去準備抱怨時,卻發現桐乃正在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明明手已經握到了門把,不出三秒就可以在討厭的哥哥面前消失。 但是,為什么此時卻停了下來? 最后,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桐乃咬住了嘴唇。 「以后有機會介紹給你們認識吧,我的真正的男朋友?!? 「啪嗒」 桐乃用力關上了門,把我和黑貓丟在了客廳。 【16】晨曦的「約定」 總的來說,「松戶BlackCatS」的事件也就此落下了帷幕。 真正的帷幕。 然后,桐乃似乎真的有了一個男朋友。 要說為什么我這么肯定的話...我已經問過別人了。 「雖然,雖然很難受...」 「......」 「但是桐乃醬真的有了個男朋友」 「你確定?」 「我很確定...那張令人厭惡的臉我一輩子也忘不掉。要是那家伙敢...」 綾瀨當時差點暴走了。 而且她失落的表情完全不像是配合桐乃騙我的樣子。 嗯?我的看法? 嘛...既然桐乃的這個男朋友并不是假裝的...那也就沒有反駁的意義了吧。妹妹真的有了自己喜歡的人,我這個當大哥的其實也不能做什么。 要說心情的話,失落確實還有一點。就是那種自己喜歡的東西被別人搶走的感覺。對,是那種「熱愛」或者說「保護」的喜歡。 可能那個家伙再也不要我這個笨蛋老哥的「人生商談」了吧。 有點落寞吶... 話說回來,現在的我正以一種扭曲的姿勢,狼狽地趴在自己房間門前的地板上。 簡單來說,現在的情況可以用兩句話解釋。 「啪!」 「啊!我受不了那個電波女了!你,把房間給我!」 按照母親的安排,我還是應該睡在自己的房間里,黑貓則是去和桐乃一起。 照理說,今天將會是個很和平的夜晚。但果然還是我太天真了。 依照我妹妹那種爆炸的「里」性格和黑貓她的毒舌,兩個人遇到一起就變成了天生的炸彈。 「......」 地板好硬。 我迷迷糊糊地從地板上起身,感到強大的眩暈感沖擊著我的身體。 現在,我只想盡快找到可以重新睡覺的地方。 桐乃的房間顯然...不行。 我明白了... 我摸著黑下了樓,向客廳靠近。 那里的沙發才是我現在最好的選擇。 我小心推開虛掩的門,但是突如其來的亮光瞬間就淹沒了我。 「唔...啊!」 我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哼,居然能夠到達這里,真是值得贊賞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我重新睜開適應了光的眼睛。 沙發上...正坐著身穿黑色lolita衣服,一臉高傲地黑貓。 而且這臺詞...怎么這么熟悉... 我沒有說話,黑貓呢,也只是持續的盯著我看。 「...」 「......」 「.........」 「.....................(?ì _ í?)」 「黑貓,你從哪里拿來的衣服?」 黑貓顯然是對我的提問感到無奈,大大地嘆了口氣。 「前輩你還真是...榆木腦袋?!? 「....」 黑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換了一個更加夸張的姿勢,指著我。 「你,漆黑的第七十二代轉世,今天可以伴隨著黎明迎來你的第七十三次生...」 黑貓本來打算繼續說下去,但我還是打斷了她。 「黑貓...這個我們一會兒再說。桐乃為什么,從她房間里跑到了我的房間?」 「唔呵呵...沒錯,就是我干的喲...」 糟了,黑貓好像完全沉浸在設定里了。 「怎么做的..?」 「她給了看了她契約者的照片...」 「然后呢?」 「然后我就說了「我還以為是怎樣的怪物能夠駕馭你...原來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凡人啊?!惯@樣的話」 啥?照片... 為什么不給我看QAQ... 「接著那個女人不知道為什么就不高興起來,我就安慰她說「嘛,畢竟你也就這點程度了」啊,「對你來說已經很不錯了」之類的話...」 「這哪里是安慰啊!這分明是火上澆油啊!」 黑貓則是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大大地點了個頭。 「那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有趣的表情了,呵呵呵...」 其實后來我才知道,黑貓當時并沒有說這些話,桐乃跑到我房間里的原因也并不完全是因為男朋友這件事。啊,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對了,前輩」 「怎么了?」 「現在幾點了?」 「唔...」 我向著自己左手的腕表看去,時針正不偏不倚地指著5這個數字。 「五點了」 現在我才發覺,那兩個家伙可能一點也沒睡...真是的,和小孩子一樣。 黑貓顯然吃了一驚,臉上的表情凝固了。 「黑貓...?」 「...」 「你...」 「還來得及!」 黑貓突然如此說到,并且改變姿勢向我沖了過來,抓住了我的手。 然而她的動作并沒有停下,反而是帶著我沖出了客廳的門。 措手不及地我沒辦法反抗,只能順從了她。 「前輩,你們家里有陽臺嗎,或者可以上樓頂嗎?」 「樓頂上是可以上...但是...」 「怎么去?」 黑貓氣勢洶洶,帶著我沖出了家門。 「從后邊...」 黑貓并沒有什么運動的天賦,光是這些簡單的運動動作就已經累的氣喘吁吁。 我和黑貓,現在正站在我家的樓頂上。 太陽并沒有出來,但是天空已經變成了發光的藍色,月亮也已經變得低沉。 黑貓轉過身,對著我。 我則是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為什么她這么著急要來到高處? 為什么她換了一身衣服? 太多的謎團沒有解開,而我的大腦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京介,」 「啊...啊,您叫我?」 「雖然還不能肯定,但是我已經基本可以確認?!? 她直視著我的眼睛,眼神有些飄忽不定。 「你就是我無法舍棄的使魔?!? 雖然總覺得她有點害羞...但是到這個關頭還能說出這些中二的話啊... 「嗯...」 我明白,黑貓接下來將會要做的事情,同時,那也是我之前一直想要做的事。 「我明白了?!? 黑貓顯然又吃了一驚,遲疑了一下。 「...我還什么都沒說呢?!? 「不用了,我全都明白?!? 確實,黑貓和我雖然早已經分手了,但是那并不代表我們之間的聯系被切斷。 從那本「來世篇」,到后來的相遇和危機。 我一直都在為同一個人擔心,為同一個人而奔跑。 我可能要感謝黑貓之前要和我分手,要不然我沒有那么多時間考慮自己真正的心意。 現在,一個機會擺在了我面前,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不是她們選擇我,而是我選擇她的機會。 自己的「命運」,當然要自己主宰啊! 「黑貓...」 「嗯,我在」 「我喜歡你」 沉默,晨曦。 黑貓在不遠處泫然欲泣,身體也微微發著抖 「我比世界上任何的人都喜歡你」 我不知道黑貓她現在的想法是什么樣的,但是至少我現在已經耗費了今年以來所有的勇氣,把自己的心意傳達了出去。 被拒絕...也無所謂了。 「京介...前輩...哥哥...」 黑貓向我撲了過來,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眼淚不斷落下。 我承受住了這樣的沖擊,并且穩穩地接住了這個電波女。 「我也是啊...」 【17】深夜的「女生會談」 按照道理來說,接下來的這篇,應當是繼續描述黑貓和我的故事。 但在那之前,還有一些必須解釋清楚的地方。 按照這樣的方式來講述,自然而然的會有許多無法解開的「謎團」。 黑貓的「未來篇」 桐乃的「男朋友」 以及各種各樣的東西。 那些都是以「我」的視點無法觸及的事件。 畢竟那些家伙,有她們自己的故事,對吧? ■ 五更瑠璃,是我作為人類時的名字。 如果你愿意的話,也可以稱呼我為「漆黑之夜的夜魔女王」。 因為輪回積累的因果,生來便擁有強大的魔力,同時為了尋找自己的「宿命」,不得不隱姓埋名,寄宿在這副限制魔力的軀體里。 關于吾的身世,就算寫滿900頁的「漆黑法典」也無法解釋得清。 總之,吾便是如此孑然一身的存在。 現在,我獨自坐在西式裝修的房間里,安靜檢索著每一個角落。 我的處境...就現在來說,算是「深入敵方」。 哼哼,沒想到這么輕易就讓我進來了,真是大意。 接下來,就讓我好好弄清楚那個家伙到底在「謀劃」些什么吧。 說起來,這個梅露露的抱枕也...太舒服了吧。 如果只是一會的話... 「啊...玩了一天了后,果然還是洗個澡最舒服啊~」 那個家伙轉動了門把,圍著一條浴巾就進來了。 「你還是一如既往得毫無防備啊...芬里爾」 「我不覺得現在的你有資格說我?!? 「怎么,被我震驚到了嗎,哼,畢竟你也是一介凡...」 「哼哼,純潔的白色很適合你喲,夜魔女王」 「....?!?!」 糟糕! 我起身按住了自己掀起的裙擺,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 「......」 「.........」 「把你下流的目光收起來?!? 「行行行,夜魔女王~」 這個bitch似乎很開心的樣子,坐到我的旁邊。 「...」 「行了行了,別這么惡狠狠地看著我嘛」 「...你今天看起來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嗯,怎么說呢??偟膩碚f是這樣子吧~」 以我的理解,能讓這個惡魔這么開心的事情,除了梅露露那個低齡動畫以外,應該也就沒什么了。 但是她剛剛在客廳里的發言,讓我不得不在意。 「男朋友」 而且絕對不是假的,不是用來壓榨她那個妹控哥哥的。 我可以感覺得到。 而且...這件事情對我而言,也很「重要」。 「桐乃...」 「真是少見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啊,電波女~」 「...能和我講講你和你男朋友的事情嗎?」 雖然早就做好了準備,但是看見她那一副「呼呼呼,你這個家伙也很懂嘛~真是沒辦法,如果你實在想知道的話,我就簡單說說吧~」的樣子...是個人都會不爽吧。 「嘛~嘛~嘛~」 bitch小姐持續以這種令人火大的口氣,用手指在空中畫著愉快的圈。 「我...我很好奇...」 有時候,壓抑住沖動是種很難的事情。 等她講完以后..一口氣吐槽個爽吧。 「真拿你沒辦法~」 桐乃換了個姿勢,掏出了手機,翻找著什么。 「嘛...說起我的男朋友,其實也沒什么了不起啦~」 你那明明是「我的男朋友很厲害!」的表情吧! 「鏘~」 似乎是找到了照片,她把手機的屏幕轉向了我。 從分辨率不是很高的照片里,能辨明里邊是桐乃和另外一個「男孩子」。 和桐乃差不多大的年紀,或許還比桐乃稍微大一點。 說不上帥氣,甚至只能勉強是平均的標準,整個人飄散著平庸的氣息。 體型適中,頭發是普通的發型。雖然有種婆婆媽媽的感覺,但是總體上看起來是個可靠的人。 明明和自己的女朋友親密地靠在一起,卻露出了一種無奈的神情,就像是被強行拉進鏡頭一樣。 但是,目光里卻充溢著溫柔與寵愛... 像那種明明沒什么能力,卻會對自己身邊陷入困境的朋友說「交給我吧!」,然后自信滿滿跑去自爆的家伙。 錯覺嗎?總覺得這個人和那個人很像。 「哼哼,不錯吧~」 「...你哥哥是雙胞胎?」 「噗!」 桐乃露出了很夸張的表情,像是吃了一驚一樣,瞪大眼睛看著我。 「你...你你再說什么吶!」 「很明顯啊,雖然這個家伙是比前輩帥一點...但是從各種方面來說,都和你那個妹控哥哥很相似不是嗎?」 「......」 「不是嗎?」 桐乃此時臉上已經變得如同火燒,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你...你....是...是嗎...」 「嗯?!? 「我...我也不知道啦...當時認識他的時候,還覺得這個家伙很平庸,但是隨著交往越來越深...總覺得自己已經依賴到離不開了...」 「...」 和前輩給我的感覺一樣。 「那,你覺得這個人是真的喜歡你的嗎?」 「嗯...雖然是我先表的白,但是他確實是喜歡我的...我感覺的到」 桐乃開始變得平靜,但是在認真談論這個話題的時候,顯然沒有之前那么游刃有余了。 如果真的像她說得那樣的話,那也...沒什么了... 現在只剩一個問題了,一個算不上重要但是無法忽視的問題。 「那他知道你的「興趣」嗎?」 對我們來說很正常,但是對于圈外人也許就是永遠無法理解,這個的問題。 「...知道」 「那他的態度呢?」 「他也是御宅族哦」 「是嗎...」 沒有什么特點,溫柔,普通,用盡全力幫助別人,喜歡自爆,平平凡凡地喜歡著自己的女朋友。 或許這一類的人真的很受歡迎吧。 至少對我們來說是這樣的。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 看起來桐乃很愛自己的男朋友這點沒有錯,而且她并沒有說謊的樣子。 這樣的話...我這邊也... 我瞟了一眼時鐘,時間差不多要到了。 「儀式」,開始吧。 我下定了決心,打開門,準備出去。 「你要去哪里...?」 「哼哼,去做準備,「儀式」的準備...」 「什么?」 「過會你就知道了,在那之前,你就絞盡腦汁地思考吧」 我丟下了滿頭問號的桐乃,朝自己的家跑去。
99770漫畫-免費在線漫畫網-漫畫大全-漫畫下載-搜漫畫漫畫網聲明: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掃碼關注我們
j斗地主下载安装